欢迎来到泉州大开元寺  佛历2558年 2014-4-18 星期五  农历三月十九

道元法师初涉影坛——泉州广播电视局


在电影《一轮明月》拍摄现场,总能看到一位身穿黄袍、中等个儿、清瘦身材、热情爽朗的和尚忙得不亦乐乎。烈日当空,一个和尚竟然带徒弟集结到片场,到底所为何事?他就是泉州大开元寺(泉州开元寺)道元法师、《一轮明月》佛教总顾问。

提起泉州大开元寺(泉州开元寺)监院道元法师,人们无不称赞他是位大善人。他不仅在八闽地区有许多修路架桥、办学助学的善举,而且一手筹建成立了全国首家佛教博物馆,其中保存最完整、最详尽的第五展馆--弘一大师纪念馆为电影《一轮明月》的拍摄起到举足轻重的参考作用。大量的史记、遗墨、最详实的弘一大师生平资料,无疑让道元法师成为电影《一轮明月》最具说服力的佛教顾问。拍摄中,道元法师不辞辛劳,只要一有空,就到片场观看拍摄,并为剧组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今年已70岁的道元法师,为何对《一轮明月》的拍摄有如此高涨的热情呢?记者采访了道元法师。


■ 选题材 ■


选择拍摄以弘一大师为代表的佛教片是最具教育意义的。

对于自己为何对电影《一轮明月》的拍摄乐此不疲,道元法师说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因缘就是与周珊薇的因缘结识。1996年,如今是电影《一轮明月》制片人的周珊薇来到泉州拍摄专题片《泉州大开元寺(泉州开元寺)》,与道元法师结识。在拍摄过程中他们互相沟通,通过周珊薇的举止、言行和所作所为,道元法师觉得她非常值得信任。那次合作中,道元法师为周珊薇细致地讲解弘一大师生前的事迹,并带她到弘一大师纪念馆,拿出弘一大师曾经补衲多次的草鞋让周珊薇细看。通过道元法师的讲解,弘一大师的精神深深感染着周珊薇。也就是那次的相识,让周珊薇萌发了拍摄一部有关弘一大师题材影片的想法。

道元法师曾到日本访问。在日本,他看到几部中国拍摄的有关佛教生活的电视剧,虽然反映的是佛教生活,但是与佛教中的戒律相违背。比如在电影《少林寺》中就有一位出家人杀鸟吃的镜头,这让身为监院的道元法师十分生气。道元法师说:“文艺是推动社会进步、发展的原动力之一,中国需要一部真正反映佛教生活的文艺片问世。”

佛教生活内容繁多,选择起来颇费周折。周珊薇萌发拍摄弘一大师的念头后,几年中她不断寻找合伙人。2000年,在弘一大师诞辰120周年的庆典上,周珊薇终于与和她一样发愿拍摄弘一大师的居士孙增华相识。两人一拍即合,立即赶到泉州大开元寺(泉州开元寺)请教道元法师。道元法师说:“弘一大师选择修行的是佛教中戒律最严格的‘南山律宗’。在弘一大师生活的历史环境下,社会道德崩溃、良莠不齐、鱼龙混杂,佛教界也是如此。弘一大师选择以兴佛教影响社会。选择拍摄以弘一大师为代表的佛教片是最具教育意义的。”得到道元法师的肯定,两位居士奔走筹措资金。


■ 挑剧本 ■


弘一大师的前半生经历才是造成他后半生出家的真正原因。

但这时,剧本又出了问题。电影《一轮明月》定位在文艺性人物传记片,如何把握好这个度还需要再三斟酌。在电影《一轮明月》还没投拍之前,剧本创作曾几易其稿,这个过程历经3年。3年中,道元法师也不曾停歇。当几次修改的剧本拿到道元法师手上时,他都不甚满意。他认为,成佛在人间。弘一大师的前半生经历才是造成他后半生出家的真正原因,前几稿都没有跳出一个圈圈,让观众一看就会感到“弘一大师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生下来就是神”,这是极其错误的。为纠正这样的错误,道元法师大量阅读、收集有关弘一大师生平的材料,为剧本创作出谋划策。

2003年,电影《一轮明月》在京召开剧本研讨会,道元法师特地从泉州赶赴北京。当最后一稿的剧本拿到道元法师手上时,他笑了。他说:“最后一稿我比较满意,反映出弘一大师年轻时的人生历程,以及他受过的种种挫折,决定他以后要走进佛教的主题。”主题思想明确后,道元法师还是“不肯罢休”,为保证影片能把握好弘一大师的精神,道元法师像讲故事一样,把弘一大师“怜蛾不点灯,惜鼠喂饱食”、“打椅镇虫”等能体现弘一大师伟大精神的小故事娓娓道来。

2004年,剧本开始投拍,编剧杨捷等来到泉州体验生活,道元法师放下手中事务一路陪同。在承天寺,由于观严法师年迈,道元法师充当翻译角色,为主创人员讲解弘一大师在承天寺时的点点滴滴。泉州一行让部分主创人员更加意识到泉州对弘一大师后半生历程的重要性。为此,回京后,按照泉州人民的希望、道元法师的意愿,编剧杨捷再次修改剧本,如今呈现在世人面前的《一轮明月》对泉州的镜头不断增加,清源山、开元寺、承天寺等有关弘一大师在泉州的镜头一幕幕掠过。


■ 定演员 ■


希望濮老师能像弘一大师一样,做一行,像一行。

如今,电影《一轮明月》在泉州的拍摄已完成,道元法师并没有退居幕后。拍摄过程中,他多次探班,他认为表现弘一大师的精神不一定要靠轰轰烈烈的场面。在文庙拍摄弘一大师在养正院讲课的戏时,道元法师亲自指点濮存昕,“步不过一尺,前瞻不过3尺……”在开元寺拍摄,道元法师教濮存昕弘一大师“行如风、坐如钟、站如松、卧如弓……”的姿态,每次都要亲身演示。

这样的教诲,濮存昕历历在目,十分上心,他的努力,道元法师也看在心里。道元法师说:“濮存昕十分认真,他是非常想把弘一大师演好的。看过他两场戏,演得非常好。在电影《一轮明月》的新闻发布会上,我的话给他施加了不少压力,我曾说希望濮老师能像弘一大师一样,做一行,像一行。”面对有些人批评濮存昕不像弘一大师的说法,道元法师气愤地说:“演员本身就是演的,关键是看他的神韵,看他是否能体现弘一大师的沉着、刚毅、慈悲和博学多才。为什么只追求表面的东西呢?”

在泉州拍摄期间,当道元法师得知电影《一轮明月》5月3日一场2 000人的大场面还没有着落后,二话没说,帮忙联系了莆田和厦门两地的僧人参与拍摄。不但如此,他还主动提供上千份中午餐供演职人员食用。制片人周珊薇说,他的精神就是弘一大师精神的延续。


■ 求回报 ■


佛会给我们记一个功德,怎么能说是亏本呢?

影片在泉州拍摄完成后将转入后期处理,很快就可投入市场。经济回报是电影投资商最关注的事情,作为本片佛教总顾问的道元法师如此尽力为影片服务想得到的又是什么呢?他说:“我们不考虑经济回报,我只考虑这部片子出来后的社会效益,考虑的是《一轮明月》是否能影响一些人。当初在剧本研讨会上我就曾说,如果电影《一轮明月》拍社会公益片我们全力支持,如果是市场运作片,我们决不参与。”这看起来似乎是亏本买卖的活儿,其实功德无量,道元法师说:“我们尽心去做了这件事,佛会给我们记一个功德,怎么能说是亏本呢?”

电影《一轮明月》凝聚了道元法师的心血,但是作为和尚,有很多人无法接受一个和尚不断地参与社会活动。对于这种评价,道元法师自有一番说法“爱国爱教是出家人之根本。出家人为什么讲苦,目的就是要你记住苦处,找出苦的原因,然后想出解决苦的办法。在国家、社会遇到困难时,我们不应该只顾念佛,那就违背了佛的意愿,我们要以佛心来帮助世人渡过难关。其实也就是弘一大师那句话‘念佛不忘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