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泉州大开元寺  佛历2558年 2014-4-18 星期五  农历三月十九

让全社会都来做慈善工作--省政协委员释道元访谈录  戎章榕


在省政协九届五次会议的简报上,省政协委员、泉州大开元寺(泉州开元寺)住持释道元有关让全社会都来做慈善工作的一段话,引起了记者的关注。

这是因为记者先前从有关媒体上了解到,2006年12月中旬,在无锡市举行的中华慈善文化论坛暨首届市长慈善论坛上,当有人提出政府慈善角色时,成为了论坛争议的一个焦点。这与道元法师的看法在某种程度上不谋而合。为了进一步深入了解,记者叩开了道元法师入住的梅峰宾馆518房间。

近些年,我国的慈善事业如火如荼。但对慈善的理解,即便参与慈善机构管理的政府官员,也“各执一词”。有廉慈善就是帮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也有廉慈善就是救贫济世;还有廉慈善就是社会的公平,人的平等。

究竟什么是慈善呢?有专家以《中国慈善发展纲要》里的定义来诠释慈善:“广泛发动公民、法人和其它社会组织,自愿捐赠资产和劳动。”

记者转引了上述的种种观点,出人意外的是,道元法师却以一个出家人的说法来解释慈善。

让全社会都来做慈善工作,依我看至少有两方面的作用:一是培养人们怜悯众生的情怀,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相处。关爱他人,关爱弱势群体,固然是慈善工作的目的;但是,通过慈善行为,唤起更多人的爱心,唤起社会的良知,乐于奉献,慈悲济世这才是慈善的最终意义;二是慈善行为是要讲奉献的。佛教做任何事都讲究一个“缘”字,出家人有缘接受信徒的供养,就有义务为社会作贡献。这种贡献不论大小,只要是心怀感恩之心,竭尽所能去帮助他人,就是学佛人最大的修行功德。宗教不仅有财物布施,还有爱语布施无畏布施。人在尘世都有可能遭遇种种的不公,受到心理的伤害。这就需要有人去做广行布施、安抚心灵的事,受伤害的众生就能得到公理,就能维护公平与正义。这不仅学佛人要去做,社会上其它人也要去做。发动全社会所有人都参与慈善活动,那才是和谐社会。是一个企业家捐款100万元还是社会每个都捐献1元钱,哪个效果更好呢?不在捐款多少,在于从参与的社会效果,这才是真正的慈善事业。

道元法师的一席话使记者对慈善意义有了更更深的领悟。进而对无锡论坛上,一名专家的直言不讳:“如果政府不断地用它的方式来做慈善,其实也剥夺了,或者廉也影响了相当一部分老百姓的慈善权利”有了认同。慈善是一个发自内心的自觉,而不是政府强制下的被动行为。

道元法师感到意犹未尽,进一步地阐述:慈善与扶贫,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扶贫是政府应尽的义务,慈善是社会共同参与的事业。现在由于地方政府财力不足,慈善作为公共财力的一个补充,配合政府进行社会救助,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随着未来经济的发展,政府财力的增加,终有一天会消除贫困。扶贫是阶段性的工作,而慈善则是永久性的事业。当今世界,不论穷国还是富国,都有慈善。国家有越发达,社会越文明,慈善事业就越繁荣,这是一条规律。

既然慈善事业为社会所需要,就应当大力提倡发展慈善机构。对此,道元法师雺不以为然。他建议,尽早出台“慈善机构组织法”,用法律形式来规范慈善管理,完善慈善机构,而不因是惠及全民,就“一轰隆”地遍地开花。他还建议,应当由省政协牵头组织社会各界有识之士就慈善机构问题开展一次调研,总结经验,查找问题,寻求对策,为我省慈善事业的健康建言献策。

谈及开展慈善事业,道元法师不仅在宗教界有口皆碑,而且在社会上也颇具盛名。

道元法师以佛教普度众生之精神,一方面致力于修缮兴寺,弘扬佛法,另一方面积极参与社会慈善事业,行善四方。多年来,在他的领导下,泉州市佛协和开元寺本着慈悲济世、利乐有情的胸怀,积极配合省政协、省民宗厅和市民宗局,在赈灾济贫、赡老抚糼、帮困助残、希望工程等方面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福清市龙田镇海滨希望小学

1999年2月,道元法师得知福清东壁岛龙田镇海滨村里唯一一座小学校舍已破烂不堪,成为危房,在校师生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立即带领开元寺捐款20万元在岛上建立一所希望小学,改善当地的教学环境;在获悉永春县东关镇一畲族聚居村许多孩子因交不起学费而失学后,毅然决定开元寺每年支付2万元援助40名贫困生,从小学一直支持到大学毕业;同年,还捐助少数民族贫困生助学款10万元;扶持永春县南美乡回族学校4万元,帮助他们维修濒危校舍和添置教学设备;道元法师积极响应国家“兴边富民、支持西部”的决策,将开元寺社会公益事业的重点,放在了西部建立希望小学、帮助西部少数民族贫困地区提高综合发展能力方面。2000年8月,在省民宗奇的带领下,道元法师远赴西部宁夏自治区助学,捐款28万为宁夏固原县修建一所“开元希望小学”改变了当地贫困落后的教学面貌,使上千名失学儿童重新走入学堂。2005年11月,开元寺又为新疆昌吉县教育扶贫基金捐款30万元,为促进西部教育事业的发展和西部未来建设培养人才再作贡献。

永春东关南城畲族村的村民由于长期饮水不洁,百分之八十的妇女都有妇科病,但是因为缺乏资金而无法修建饮水设施,道元法师知道后,带领开元寺捐款5万元为该村修建了饮水工程,使村民饮水卫生得到了改善。永春达埔乡有个贫困的小山村,困为简易狭窄的乡村公路坡陡弯急,经常发生事故,村民想平坡拓宽这条简易公路,但村穷拿不出资金,道元法师带领开元寺捐款6万元为该村修路,使这条险道变为通途。2005年12月,在省政协邹哲开副主席的带领下,道元法师到清流县开展帮扶活动,捐款30万元为里田乡、长校乡修建饮水工程和水泥道路,走访慰问孤寡老人、特困户和五保户,为每户送去500元春节慰问金。据不完全统计,自1997年以来,开元寺累计捐助各项社会公益事业达1000多万元。

追溯道元法师的行善功德,他并不引以为荣,甚至愤愤不平。他说,要形成社会全民做慈善的良好氛围,需要加大慈善的宣传力度。然而,社会上对宗教界慈善行为歧视,他例举一件事。

1998年夏季,我国遭受了百年不遇的洪水肆虐,长江沿岸和松花江汛情危急。道元法师在开元寺举行祈福献爱心大法会,信徒与出家人共捐出28万元,其中开元寺捐款16.4万元。道元法师个人捐款2万元。与此同时,当地一位企业家捐款10万元,由于一位官员出面,报纸上了头版头条,而开元寺献爱心大法会却在媒体上只字未提。这固然与传媒界认识有关,更与长期以来政府主导的慈善工作,人们形成的固有的观念有一定的关系。

俗话说,大树底下长不出好草。如果政府扶持的慈善机构长成一颗大树,那大树度下小树小草(民间的慈善组织)就很难长大了。

当然,道元法师承认,发展慈善事业,如今还离不开各级政府倡导、引导和主导,但不能大包大揽。这倒验证了无锡论坛最后形成的共识:政府今天的有所为,正是为了明天的有所不为。